欢迎进入西安某某有限公司官网!

栏目导航
刘伯温四不像图片必中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559-8899
地址:西安市西影路铁炉庙村颖园大厦58号
云南消费一卡通:长生生物将“戴帽” 子公司已停产 - 财经 - ###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7-29

  24日午间公告中,长生生物也提到,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公司股票可能将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此前一天,长生生物发公告表示,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

  7月24日上午,新京报记者来到长生生物的工厂大门。这里已经“严防死守”了超过一周的时间,新京报记者向员工了解公司是否已全面停产,一位员工告诉记者称“是”,另一位员工说:“都停了”。

  这意味着,在调查期间,高俊芳家族向证券公司质押的股权即使发生爆仓情况,证券公司也无法在二级市场卖出,只能寻求其他途径。

  此外,华泰柏瑞价值增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华泰柏瑞消费成长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分别持有65万、30万股,位列2、3位。分别为第6大重仓股和第10大重仓股,占净值比分别为2.25%、1.80%。

  长生生物表示,本次事件将会对公司2018年下半年业绩产生重大负面影响,同时由于本次违规事项,预计对未来公司疫苗销售将存在一定的阻碍,对未来经营业绩也将产生重大影响,影响程度尚不确定。

  公告表示,目前长春长生停止狂犬病疫苗生产及销售,子公司所有产品已被暂停批签发,公司经研究决定对公司其他产品也采取全面自主停产,进行全面、彻底的整改。目前复产时间不确定。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

  有当年持股员工称,股份是“被迫转让”的

  长生生物股东虞臣潘分别于5月22日、3月29日向兴业证券质押72万股以及1082万股;长生生物副董事长张洺豪(董事长高俊芳之子),累计质押1.67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95.86%,质押方亦为兴业证券。

  除了兴业证券,平安证券也持有部分长生生物质押股份。

  漩涡中的长生生物

  公开资料显示,当时长生所以自有资金600万元及甲型肝炎减毒活疫苗生产 *** 、分装古巴干扰素冻干 *** 900万元投入,共计出资1500万元,联合当时的长春高研所和长生所经销部作为发起人共同发起,并向内部职工定向募集股份而设立长生实业(长生生物的前身)。

  24日下午,长春高新董秘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对当时的股权转让情况并不了解,“我知道的都是来自于公开资料”。而在长春高新,作出这项决定的那届董事会、监事会成员有董事长杨占民、董事张晓明等十余人,基本上已经退休,有的甚至已经去世多年。

  在使用股份范围中,细则明确规定,因司法强制执行、执行股权质押协议、赠与、新交换债换股股票权益互换等减持股份的,适用本细则。特定股份在解除限售前发生非交易过户,受让方后续对该部分股份的减持,适用本细则。

  长生生物“疫苗门”持续发酵。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基金公司表示,估值调整只是暂时调整,如果情况发生变化,基金公司或将重新调整估值。

  24日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一机构席位买入长生生物110万元,深股通买入21万元,两机构席位卖出18万元。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证券营业部买入42.3万元。海通证券南京常府街证券营业部出逃了713万元。

  随着股价不断下跌,长生生物大股东、控股股东的质押股份面临平仓风险。中登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长生生物股权被质押了28%,其中大部分质押方为兴业证券。

  在此之前,7月23日,泰达宏利基金下调了长生生物估值至10.57元/股,这已经是泰达宏利第二次下调,此前的估值为16.11元/股。

  张洺豪称,自己虽然挂名副董事长,但在公司并不了解和负责实际事务,因此,几名高管的脱岗使公司立刻陷入瘫痪状态。与此同时,公司原本建设中的连云港项目基地,也将大概率受到影响而停工。“没钱谁给你干活呢?”

  疫苗股跌势趋缓,疫苗检测股走强

  此后,身为长生所财务处处长的高俊芳也来到长生实业,担任公司副总经理。不久后,李长太不再担任长生实业总经理,由高俊芳接任。据长生生物财报,高俊芳是1994年起任职长春长生总经理。

  员工集体退出后,当时已经上市的长春高新出资775万收购了长生生物19.38%股权,成为长生所的大股东。在当时,无论是长生生物、长生所还是长春高新,都是国有性质。

  市场人士分析,按照质押日收盘价14.5元计算,预估此次补充质押的平仓线约在7元,长生生物7月24日跌至11.75元/股,如果长生生物继续走低,预计4个跌停后,质押股份有平仓风险,张洺豪需要补充质押。不过,目前的情况是,张洺豪95.86%的股份已经质押。

  除了东方基金、泰达宏利之外,博时、安信、易方达、广发、九泰基金也陆续下调了长生生物的估值。

  新京报:公司生产疫苗过程中,质量授权人是谁?这个人是不是也要对这次的事情承担责任?

  张洺豪:自查的发现,就是食药监局通报的问题。至于更多的细节,看调查的结论吧,具体的 *** 层面我不太清楚。

  位于长春西安大路的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简称长生所)旧址,在这个夏日里显得冷冷清清,老长生所的办公大楼如今已经被转让,门上贴着封条,等待未来和买家交接。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长春长生的工厂确已没有正常运营的迹象,与此同时,关于长生生物多项的调查也在进行中,24日下午,长春高新对新京报记者称,长春市国资委已经要求公司提供长生生物股权转让时期的材料。

  记者查询“深交所董监高减持细则”发现,该细则第九条规定,上市公司或者大股东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期间,以及在行政处罚决定、刑事判决作出之后未满六个月的,上市公司大股东不得减持股份。

  张洺豪:不清楚,我自己也见不到我母亲。

  7月24日晚,长生生物公告称,公司股票自26日开市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长生生物”变更为“ST长生”。

  (据长生生物2017年财报,张晶现担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主要负责质检工作。)

  长生生物大股东芜湖卓瑞创新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去年5月向平安证券质押了4943万股股份,质押期为两年。

  兴业证券24日发公告称,将评估长生生物大股东、董监高股份限售对公司的影响,实际质押股份数为1.78亿股,待购回金额6.75亿元。


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旧址。25年前,长生生物诞生于此。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摄

  新京报:长生生物的股权转让历史,外界质疑很多,其中有一个细节是说,当时某家企业出价3元/股,却没有胜出,最后高俊芳以2.7元的价格受让了股权。

  24日晚,长春新区公安分局发了长春生物董事长高某芳等人被刑拘的消息。

  高俊芳等不能履职,企业陷入停滞

  由于长生生物优秀的盈利能力,外界对于长生生物2.4元的转让价格产生质疑。最终,长春高新将长生生物的转让价提升到2.7元/股,该次转让顺利完成,受让方依然是高俊芳。2006年8月,亚泰集团将股权转卖给高俊芳,退出长生生物。至此,长生生物成功私有化,成为由高俊芳实际控制的公司。

  7月24日,东方基金公告表示,为确保证券投资基金估值的合理性和公允性,根据《中国证监会关于证券投资基金估值业务的指导意见》的规定,以及长生生物 *** 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东方基金与基金托管人协商一致,自7月23日起,对旗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的“长生生物”股票价格进行调整,按照其2017年每股净资产3.96元的价格进行估值。

  截至24日收盘,部分疫苗股反弹,同花顺生物疫苗板块止跌回升,尾盘收涨0.65%,不过康泰生物、长生生物依然跌停。

  “私有化”往事调查,长春高新被要求配合

  当时,长生所占长春实业总股本的50%。时任长生所所长为张嘉铭,副所长李长太,李长太兼任了长春实业的第一任总经理。

  早在2017年10月,长春高新区国资委,就已经针对此事,向长春高新提取过相关的股权转让历史资料,此后一直没有下文。

  2002年,长生实业变更名称为“长春长生生物 *** 有限公司”。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阎侠 杨砺 实习生 樊悦池

  张洺豪:肯定会受到影响。

  与此同时,另有多家基金公司下调了所持疫苗股估值。中银基金、富国基金、中欧基金、融通基金相继下调康泰生物估值,最低下调至42.25元,按7月23日收盘价57.96元计算,相当于三个跌停。疫苗概念股智飞生物、长春高新也遭到富国基金下调估值,幅度均为一个跌停。

  7月24日,新京报记者来到长春高新,该公司董秘告诉记者,长春市国资委已经要求长春高新提供曾经转让长生生物时的资料。

  新京报:公司的几个高管已经被带走,目前的调查进展如何?

  彼时担任长春高新副董事长的高俊芳受让长春长生1734万股股权,占总股本的34.68%,转让金额为4161.6万元;上市公司亚泰集团受让长春长生1250万股,占总股本的25%,转让金额为3000万元。

  当日午间,长生生物发布了关于董事长及部分高管无法正常履职的公告。公告称,7月23日,长春市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法对长春长生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涉嫌违法犯罪案件立案调查,将主要涉案人员公司董事长、3名公司高管和2名中层人员带至公安机关依法审查。

  针对长生生物的“彻底调查”,相关部门已经有所动作。

  7月24日下午,在距离长春有970公里远的北京东城区,出生于1981年的长生生物副董事长张洺豪没能逃离风暴中心。他坐在一家饭店内,4个手机不断响起,来者有董秘,有“要账的”,还有“上来就骂”的。此前一天,由于“疫苗”事件的进一步发酵,包括他母亲在内的长生生物多名高管和中层被长春警方带走接受调查。

  长生实业的控股股东由长生所变为长春高新时,高俊芳在长生实业的管理层地位,一直没有变过。一位长春高新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高俊芳在长春高新的工作重点,也更多是在当时的长生实业上。

  受长生生物疫苗事件影响,A股疫苗概念股24日开盘再次集体大跌,康泰生物、智飞生物、长春高新、长生生物开盘集体跌停,沃森生物跌幅也达8%。

  截至7月24日,长生生物股价已经跌破了上述基金公司的估值调整价。目前,东方基金3.96元的估值意味着长生生物还将面临10个跌停板。

  7月24日,在长生所家属院活动中心打麻将的几位退休职工,谈起当年股份被收回时,认为当初是“被迫转让”股份而非情愿。而对于具体退出的原因,他们大多表示“很复杂”,不愿多谈。

  7月24日早盘开盘,长生生物再次跌停,截至收盘,股价报11.75元/股,对应总市值114.41亿元。7月15日长生生物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事发,按照此前一个交易日24.55元的股价计算,疫苗事件发生后,长生生物总市值已缩水124.63亿元。

  张洺豪:(最严重的情况下)该退市就退市了。

  其中,富国天瑞强势地区精选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持仓数量最多,共计持有862.01万股。长生生物也是该基金的第5大重仓股,占净值比达到了4.38%。同花顺数据提供的机构成本(估算)为17.08元。

  当天中午,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之子、副董事长张洺豪向新京报记者证实,由于包括高俊芳在内的多位高管被警方带走,公司目前已经陷入无法正常生产经营的状态,暂时或由董秘代理相关事务。

  张洺豪:张晶,肯定有她的责任。不光是她,质量老总和生产老总都有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防止长生生物董监高卖出股票,7月23日晚间,深交所披露,已对长生生物大股东、董监高所持有的股份进行限售处理。

  张洺豪:公司生产和经营事务我都不参与

  连续经历集体跌停潮后,部分疫苗概念股公司开始发文安抚市场。

  鉴于长生生物违规的严重性,多家机构下调了长生生物的估值。其中,已经有部分基金公司两次下调长生生物估值。目前,在下调估值的机构中,沈阳保洁公司,东方基金对长生生物的估值最低。

  新京报:在目前所有的疫苗企业中,长生生物销售毛利率是最高的,与此同时,研发投入不足也被诟病。

  26日开市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简称变更为“ST长生”;24日股价再跌停,市值蒸发124.63亿元

  其中,康泰生物7月23日晚公告称,公司与事件无关,经营有序,产品质量稳定,一切正常;华兰生物表示,公司严格按照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的要求进行产品的生产、销售,保证从原辅料采购、药品生产到药品放行和销售的全过程的一致性和可追溯性;鹭燕医药称,公司业务范围不包括任何疫苗购销业务,今次疫苗事件对公司没有任何影响。

  新京报:这个事情会不会影响长生连云港 *** 园的施工进度?会不会对 *** 园原有的项目规划进行调整?

  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长春高新决定将旗下核心子公司卖给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高俊芳。2003年12月16日长春高新董事会通过决议,拟全部转让公司持有的控股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 *** 股份有限公司59.68%的股权,每股转让价格为2.4元。

  新京报:为什么关于百白破疫苗的调查是去年10月就立案,最近食药监局才给出调查结果?

编辑:王晓琳

  新京报:上市公司有预估过这次事件会对公司造成什么影响吗?最严重的后果可能是什么?

  7月24日上午,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7月23日下午3时,长春市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据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对长春长生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涉嫌违法犯罪案件立案调查,将主要涉案人员公司董事长、3名公司高管和2名中层人员带至公安机关依法审查。

  几乎与此同时,长春新区公安分局发布公告称,长生生物董事长高某芳等1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25年前,此刻正处于风波中心的长生生物就在这里诞生。

  从踩雷基金来看,截至今年一季度,11只公募基金持有长生生物,持有数量占流通股比例为2.3%。

  基金公司下调估值,相当于10个跌停

  长生生物24日晚间公告称,公司股票7月25日开市起停牌一天,于7月26日开市起复牌。26日开市起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长生生物”变更为“ST 长生”,公司股票代码仍为“002680”。

  中纪委的消息也在同一天传来:吉林省纪委监委已经启动对长春长生生物疫苗案件腐败问题调查追责。

  张洺豪:水痘和狂犬(疫苗)是我们的两个成熟品种,处于市场稳定期,所以毛利率肯定比那些抢市场阶段的产品高。另外我们的在研产品很多,专利有十几项。

  谈起对母亲高俊芳的评价,张洺豪称,“高总”生活朴素,乘坐飞机出行常选择经济舱,至于外界所传言的其与领导们的关系,“你去问问我母亲,她认得几个领导?”

  长春高新方面,机构间对该股后市走势产生分歧,三机构席位买入4.61亿元,深股通买入9380万元并卖出7397万元,五机构席位卖出7.43亿元。四机构席位卖出智飞生物5.93亿元,深股通买入5260万元并卖出7592万元。

  张洺豪:当时的大背景是支持改制、尤其支持管理层优先收购的。况且3块钱和2块7相比,并没有非常大的优势。

  长生生物产品全面停产,彻底整改

  新京报:截至目前,在自查和被调查的过程中,你们有没有结论,具体是哪方面出了问题?有媒体报道援引爆料人的说法,公司涉事疫苗没有经过动物实验。

  张洺豪(长生生物副董事长):我虽然挂名副董事长,但是公司的生产和经营事务我都不参与、也不了解。公司都没有我的办公室,开会也不会喊我。


7月24日,长生生物公司大门外停留着一些车辆,公司内部车间已经全部停产。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摄

  ■ 对话

  对于这笔被外界质疑为“侵吞国资”的股权交易,高俊芳之子、长生生物副董事长张洺豪认为,仅从价格来质疑高俊芳“侵吞国资”是不公平的,他表示,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国企改制中“管理层优先”是较为普遍和正常的做法。

  兴业证券持1.7亿质押股份存隐患

  与此同时,疫苗检测溯源概念股持续受追捧,天瑞仪器、易联众均两连板,远望谷、凤凰光学等个股均表现强势。 新京报记者 王全浩

  长生实业成立时,长生所的职工共同出资840万元获得了长生实业28%的股权。高俊芳担任长生实业总经理后,在1995年、1996年相继回购完员工股份,员工全部退出。

  张洺豪:我们也很奇怪,事实上上市公司从来没收到过调查通知书,并且长春食药监局后来一直也没有给我们出具任何调查结果,直到这次的事件爆发,我们才收到调查结果。

  ■ 聚焦

  新京报:目前你在公司负责哪块业务?